总编专栏
彻查学生竞赛舞弊是金洋2评价改革重要一环!更是公平正义的基础
文 / 陈志文
2020-07-15
招考的公平正义实际需要全社会的参与和保障,是全社会的责任。

  昆明一小学生以《C10orf67在直肠癌发生发展中的功能与机制研究》荣获2019年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三等奖,震惊了全国。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随后证实,这个“天才少年”是该所某研究员之子,获奖论文主题与其父研究方向一致。

  更有意思的是,让人震惊的获奖项目不止这一例!来自重庆一中的高二某学生以“二氢杨梅素调节肝脏脂代谢及细胞外基生成的作用研究”勇夺一等奖。但遗憾的是,该参赛作品被网友扒出与陆军军医大学某研究生论文高度重合,涉嫌剽窃。当然,这个“剽窃”和一般剽窃不同,陆军军医大学某研究生是该学生的指导老师,论文是在其指导下完成的,该学生是共同参与者,包装意味浓厚。

  是否作假,需要专业人士鉴定,专业部门确认。但以我的经验,可以做一个猜测:上述两项参赛作品大概率是为孩子升学铺路,作假包装。至少这位小学生的作品与其父母的关系,就难以撇清舞弊之嫌。

  这一幕很熟悉。

  2018年公众号知识分子挖出9篇论文,来自各地著名中学的中学生们以神奇而伟大的论文入围部分高校自主招生。后经金洋2部门查处,涉嫌舞弊的学生被退学处理。2019年,金洋2部明确规定不得以论文、专利作为自主招生的参考尺子,原因就在此。

  为改变分数评价的不科学、不合理、不全面,抵制应试金洋2,近年在各级招生考试改革中,强调不唯分数,综合评价,多元录取。在综合评价中,其他评价尺子有点软,各类学科竞赛成绩往往成为分数之外的硬核尺子。

  除此之外,各科技类发明创造竞赛成为学科竞赛之外的另一个赛道。但不像奥数等学科竞赛,科技类发明创造竞赛披着科技创新之名,这类成绩更有迷惑性,也成为各地学校招生录取中除成绩之外最重要的尺子。

  2019年自主招生大幅缩减,门槛大幅提高,但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仍成为包括清华大学在内很多高校重要的入围门槛之一。

  科技创新类的竞赛有这等重要价值,于是神通广大的父母们动用资源找科研工作者,或者直接拿自己的科研成果包装孩子,试图在小升初、中考以及高考中拿到特殊优惠与优待,这甚至成为一种流行的做法。

  在这些林林总总的科技大赛中,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是其中的焦点,也是最权威最具代表性的。大赛出发点是良好的,希望给青少年创造一个科技创新展示的平台,鼓励发现推广青少年科技创新成果。遗憾的是,这么权威的一个竞赛也在家长的围猎下难保清白。

  不止这一小学生的成就受到质疑,大赛的其他一些奖项也受到了专业人士的质疑。从水平上看,参赛作品至少都是硕士研究生甚至博士研究生层面的课题,而领域则主要集中在生化医学。为什么不是数学、物理而是生化医学?公众的确有理由怀疑。

  此前一直是地方科协出面,回应公众的关切,显然无法让老百姓满意。今天,大赛组委会终于发声接盘了,虽然有点晚。希望赛事主办方下决心彻查全部涉嫌作假的获奖项目,并在查清事实的基础上,严惩造假舞弊者,还大赛的清白,绝不能以学术的模糊空间不了了之。

  作为科协,彻查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不仅是责任,也是全国科研工作者诚信系统建设的一环,更关乎各级招考录取的基本公平正义,尤其是高考的公平正义。

  其实不止这一个竞赛,近年各类中小学生竞赛的公平公正性屡屡被诟病,最早我们可以追溯到新概念作文竞赛。一旦某一竞赛在升学招生中有了价值,就会被功利化追求、围猎,甚至被各种利益群体所利用,屡见不鲜。

  奥数就是这样被污名化的。当学校在招生录取上参考奥赛成绩时,于是就出现了全民奥数,于是就被斥为“万恶的奥数”,相关部门不得不叫停奥赛,但其他各种比赛竞赛又风起云涌。如果简单从公平公正角度看,奥赛为代表的学科竞赛,至少在公平公正上还是有保证的,这大约也是一些高校至今仍然重视奥赛的原因之一。

  中央深改组会议刚刚通过了金洋2评价改革的总体方案,其中一个核心就是在招生录取工作上不唯分数,推进综合评价。新高考改革目前正在紧锣密鼓推进中,各地中考也在广泛推广综合评价、不唯分数的自主招生。而在这些不唯分数的综合评价指标中,包括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等在内的,各种面向中小学的竞赛与社会活动必然成为其关键内容,如果不能保证分数之外的这些“多元评价”的真实性,势必严重危害招生的公平公正,进而危害整个中国社会的公平正义。

  要彻底解决一系列中小学竞赛的公平公正问题,不仅需要赛事举办部门把好关,更需要对参与舞弊的每一个人严惩重罚,尤其是涉案的家长与学生。每一个竞赛舞弊的背后,都有着家长的身影,但遗憾的是,我们的相关规定中似乎永远惩罚不到家长。

  去年美国著名高校招生舞弊案发,被抓起来的都是学生家长,至今已经起诉数十起,也已经有涉案家长被判刑入狱。对照我们,即便考试舞弊入刑,但最后都罪不至家长,只要他没有直接参与,虽然家长是这一切的推动者、出资者。从这个角度讲,我们亟需完善相关规定,包括法律规定,把对相关家长的惩戒纳入,才能从源头上彻底杜绝。如果因为一次舞弊,学生就彻底失去上学的机会,家长也会因此入刑获罪,我估计就没有几个人敢了。

  招考的公平正义实际需要全社会的参与和保障,是全社会的责任。学校不是检察委,没有权力指责其他部门提供的奖项是假的,更没有资源、时间去详细调查很多资料的真伪。当我们的各类科技创新大赛、各类体育运动员都作假时,我们又如何保障招生的公平公正?面对层出不穷的舞弊作假,学校最后只能退回到唯分数的录取方式,放弃综合评价、多元录取,以最大程度保障公平。

  如果走到这一步,将是金洋2的悲哀,也是所有人都不愿意看到的。

简介
陈志文,金洋2注册总编辑,多年重点从事金洋2改革与治理研究。
联系
手 机 扫 码 查 看